設為主頁 | 添加收藏 | 舊版網站
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術文章 > 秦簡 > 正文

駢宇騫:出土簡帛書籍分類述略(六藝篇)(下)
作者:中華書局 駢宇騫   來源:作者投稿   時間:2005-6-26 22:25:14   瀏覽次數:6799

已、春秋

真正意義上的“春秋”類簡帛書籍,目前尚未發現,但附于《漢書·藝文志》后面的史書類文獻倒是出土了一些。從《七略》開始就沒有專立史部,歷史類書籍皆附于“六藝略”的春秋類,有人認為這可能與當時史學還不發達、史學著作數量不多有一定關系。春秋為史書所自出,因此便附于春秋。晉書監荀勖因三國魏書即鄭默《中經》更著《中經新簿》,

將經籍分為甲、乙、丙、丁四部,其中丙部著錄有史記、舊事、皇覽簿、雜事,為專列史部

之肇端。從《漢書·藝文志》來看,史書的著錄分為三個部分:一部分列在“六藝略”的書

類,一部分列在“六藝略”的春秋類,另一部分列在“數術略”的歷譜類。李零先生認為,

這是漢武帝“獨尊儒術”的結果,未必能反映早期的學術。21因此他將出土簡帛書籍中的史學類書籍單獨抽出來列為“史書類”,另立一目,沒有附于“春秋”之下。我們認為,這種分法是過分牽就了后世的“四部”分類法。既然“春秋”為史書所自出,《漢書·藝文志》將史書類書籍附于“春秋”之下,自有它的道理。我們今天一仍其舊,仍將這部分出土簡帛書籍附列于“春秋”之下。

目前發現的史書類簡帛書籍主要有紀年類和故事類兩大類。

紀年類有:

1.睡虎地秦簡《編年記》

睡虎地秦簡《編年記》共存竹簡53枚,簡文分上下兩欄抄寫,通篇記述了從秦昭王元年(前306年)到秦始皇三十年(前217年)統一全國的戰爭過程及大事,同時還記述了一個名叫“喜”的人的生平及有關事項,有些像后世的年譜。簡書原無書題,“編年記”是整理組根據簡文內容所定。戰國時代在中國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,《史記·六國年表》是研究這段歷史的主要參考資料。但《六國年表》所依據的是“不載日月,其文略不具”的《秦記》,22因此在史實或年代方面都存在先天不足之處。過去曾有學者用汲冢出土的《竹書紀年》來糾正《年表》,但《竹書紀年》止于魏襄王二十年(前298年),不能用來校正《年表》的最后部分,睡虎地出土的《編年記》正好彌補了這個缺憾。從簡文所記史事與《史記》對校,很多記載是一致的,但也有些記事的時間和《史記》所載又有差別,還有一些簡文的記載較《史記》詳細,但也有一些內容不見傳世文獻記載。李學勤先生認為,睡虎地秦簡《編年記》是《秦記》一類秦人編寫的史書。在文獻學上可以看做是汲冢出土的《竹書紀年》的續編。23

2.阜陽漢簡《年表》

 阜陽漢簡《年表》,原先簡報介紹時稱為《大事記》,后來胡平生先生改稱《年表》,看來是參考了《史記》中《十二諸侯年表》、《六國年表》的稱謂。該材料現在尚未發表,據胡平生先生介紹,這批竹簡出土時殘損嚴重,從殘存簡文來看,其年代范圍是起于西周共和以后,終于秦始皇時。《年表》可分為甲、乙兩種:甲種“年經國緯,橫填事實”,乙種“一

欄之內排列兩位君王,謚號、年數之間無任何標志隔斷,我們理解應是同一諸侯國的兩代君王,記其各自在位年數”。24

故事類有:

1.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《容成氏》

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《容成氏》,全篇存有完、殘簡53枚。原有書題,抄寫在書末第53號簡簡背,作“訟城氐”,讀為“容成氏”。據整理者介紹,全篇內容分為七個部分:第一部分是講容成氏等最古的帝王(估計約有21人);第二部分是講帝堯以前的一位古帝王,因竹簡殘缺,失去其名,估計是帝嚳高辛氏(也可能在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之間還有其它帝王名,如顓頊等人,可惜簡文殘缺);第三部分是講帝堯;第四部分是講帝舜;第五部分是講夏禹;第六部分是講商湯;第七部分是講周文王和周武王。這七個部分,主要講的是上古帝王的傳說,三代以上皆授賢而不授子,天下艾安;三代以下,啟攻益,湯伐桀,文、武圖商,則禪讓之道廢而革命之說起。書中多存古史佚說,或可補傳世文獻記載之不足。第53簡文義未足,估計后面仍有脫簡,但此簡背面有書題,推測后面的脫簡大概也只有一二簡,全文當敘到武王伐商終克之為止。

2.慈利戰國簡《國語》

慈利戰國簡《國語》目前尚未發表,據報道,簡文內容為記事性的古書,以記吳、越兩國史事為主,如黃池之盟、吳越爭霸等等,可能與傳世文獻《國語》、《戰國策》、《越絕書》

的某些記載相同,但也有不見今本者。25

3.馬王堆帛書《春秋事語》

馬王堆帛書《春秋事語》,抄寫在寬24厘米、長74厘米的半幅絹帛上,現存97行。出土時卷首殘損嚴重,卷末完整,尚有余帛,好像是一件沒有抄寫完的帛書。全書約分16章,不避漢高祖劉邦諱。原無書題和篇題,每章章首都有黑圓點(·)分章符號。每章所記之事彼此不相連貫,不分國別,內容涉及晉、燕、齊、魯、宋、衛、吳、越八國事,除第二章關于燕國和晉國的戰爭不見傳世文獻記載外,其它的歷史事件多見于《春秋》三傳及《國語》等書,但文字內容也有所不同。張政先生曾經提出,該書每章記事十分簡略,但必記一些言論,所占字數比記事文字多得多,使人一望便知,本書的重點不是在記事實,而是在記言論,這就是春秋時期典型的“語”類著作。26裘錫圭先生認為該書很可能是《漢書·藝文志》記載的《鐸氏微》一類的書,而唐蘭先生則認為它不是《左傳》系統,而為另一本古書。27李學勤先生認為:“《春秋事語》一書實為早期《左傳》學的正宗作品,其本于《左傳》而兼及《谷梁》,頗似荀子學風。荀子久居楚地,與帛書出于長沙相合,其為荀子一系學者所作是不無可能的。”28

4.阜陽漢簡《春秋事語》

阜陽漢簡《春秋事語》出土時僅發現一塊篇題木牘和近百枚殘簡。因簡文殘損非常嚴重,無法聯讀。木牘的正、背面各分上、中、下三欄抄寫,共存37個篇題,沒有書題。“春秋事語”書題為整理者根據內容所定的。這些篇題是:

1)□□□□□臺

2)□□□去疾不更

3)晉平公筑施( )祁之臺(見《說苑·辨物》,《左傳》也有相同記載)

4)晉平公使叔向聘于吳(見《說苑·正諫》)

5)□□□□□□有□□

6)□□□臺

7)楚王召孔子(見《說苑·雜言》,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也有相同記載)

8)吳人入郢(見《說苑·善說》,《左傳》、《史記》也有相同記載)

9)竽尹申□(見《國語·吳語》)

10)晉文公逐麋(見《新序·雜事》,《群書治要》、《太平御覽》也有相同記載)

(11)晉文君之時翟人獻封狐(見《說苑·政理》,《韓非子·喻老》、《金樓子·立言》

也有相同記載)

(12)韓武子田獸已聚(見《說苑·君道》)

(13)簡子春筑臺(見《說苑·貴德》)

(14)晉文君伐衛(見《說苑·權謀》)

(15)簡子有臣尹綽(見《說苑·臣術》)

(16)簡子攻衛之附郭(《說苑·奉使》、《呂氏春秋·達郁》中有類似記載)

(17)夏徵舒弒陳靈公(《左傳·宣公十年》有類似記載)

(18)靈王會諸侯(見《新序·善謀》,《左傳》、《史記》也有類似記載)

(19)景公為臺臺成(見《說苑·正諫》)

(20)陽虎為難于魯(見《說苑·權謀》)

(21)晉韓宣子

(22)齊景公游于海(見《說苑·正諫》)

(23)□□陽虎

(24)衛靈公筑□□

(25)魏文侯與大夫飲(見《說苑·善說》)

(26)魯孟獻子聘于晉(見《新序·刺奢》)

(27)趙襄子飲酒五日(見《新序·刺奢》)

(28)齊景公飲酒而樂(見《新序·刺奢》)

(29)□□□臺

(30)□田子方問

(31)莊王不野□

(32)楚莊王□□

(33)魏文侯與田子[方語](見《說苑·復恩》)

(34)或謂[趙簡]子(見《說苑·君道》)

(35)晉平公春筑臺(見《說苑·貴德》)

(36)[衛叔]孫文子(見《說苑·反質》)

(37)□□而窮

這些篇題都是依古代拈篇首語為題的方法所擬定。據韓志強先生介紹,可查到出處的有26篇,漫漶不清或存疑的有11篇。竹簡內容查到出處的有25篇,分別保存在傳世文獻的51篇之中,其中《說苑》里有33篇,《新序》里有14篇,《左傳》里有2篇,《國語》里有2篇。在這51篇里有采自先秦著作或被先秦和漢代以后的著作加工采用的有《韓非子》7篇、《呂氏春秋》3篇、《晏子春秋》5篇、《淮南子》4篇、《史記》7篇、《太平御覽》3篇、《群書治要》3篇、《金樓子》2篇,還有《列子》、《文子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孔子家語》、《韓詩外傳

》、《漢書》、《禮記》、《北堂書鈔》、《鹽鐵論》各1篇。29篇題木牘是該書的目錄,它的出土,證明《春秋事語》這一寫本在當時是作為一種獨立的書籍存在于世。張政先生認為:“這種講史記言的書就是當時的教學課本,讀書人對這些課本故事自然非常熟悉,在后來人的著作里他們把這些熟知的故事隨手拈來,經過加工成為自己作品的素材,難怪這些作品里存在許多相同的故事。”30這也就是我們在不同的傳世文獻中能看到相同的故事的根本原因,有時在改編這些故事時作者還有偷梁換柱、移花接木的可能。

5.馬王堆帛書《戰國縱橫家書》

馬王堆帛書《戰國縱橫家書》抄寫在長192厘米、寬24厘米的半幅絹帛上,共存325行,約11000字。帛書基本首尾完整,卷末尚有余帛。原無書題、篇題,“戰國縱橫家書”為整理者根據帛書內容所定。全書文字避漢高祖劉邦諱而不避漢惠帝劉盈諱,其抄寫年代當在公元前195年前后。全書分27篇,每篇篇首有黑圓點(·)間隔符號,篇與篇間連寫不提行。31現存27篇可根據其內容分為三個部分:第一部分是前面的14篇,都和蘇秦有關,是蘇秦給燕昭王和齊王的信和游說辭。其中第五篇見于今本《史記》和《國策》。第四篇的一部分,今本《戰國策》有而脫誤很多。第二部分是從第15篇至19篇,其內容主要是戰國游說故事的記錄。這幾篇每篇篇尾都有統計字數,第19篇篇尾還有這五篇的總計字數,顯然是另一個來源,應自為一個整體。其中除第17篇外,都見于今本《戰國策》和《史記》。第三部分是最后的8篇,即第20篇至第27篇,根據其中有關蘇秦的游說資料不與前14篇有關蘇秦的資料編在一起來判斷,這應該是另一種輯錄戰國游說故事和縱橫家游說言論的文本。關于該書的性質,有的學者認為它是《漢書·藝文志》諸子略中縱橫家《蘇子》的殘篇,李學勤先生認為:馬王堆帛書有《戰國策》,發表時稱《戰國縱橫家書》,共27章,其間11章見于今《戰國策》或《史記》。今本《戰國策》為劉向纂輯,其敘云“中書本號,或曰《國策》,或曰《國事》,或曰《短長》,或曰《事語》,或曰《長書》,或曰《書》”,帛書本應為其中一種,只能算今本的一部分,但就其性質而言,仍然屬于《戰國策》。32

另外,據李零先生介紹,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中也有約20種與《春秋事語》、《戰國縱橫家書》類似的書籍。如:

(一)楚國

(1)《叔百》,是記楚成王(前671-前626年)時事。“叔百”即楚臣薦呂臣(字叔伯)。

(2)《子玉治兵》(篇題為后加,分甲、乙本),是記晉、楚城濮之戰(前633年)前楚臣成得臣(字子玉)治兵事。

(3)《兩棠之役》甲本(篇題為后加),是記晉、楚之戰(前597年)。 為汴水,入滎陽曰蒗蕩渠,即簡文“兩棠”。《呂氏春秋·至忠》、賈誼《新書·先醒》提及此役,皆曰“戰于兩棠”。下《兩棠之役》等五種亦有此章,《陳公治兵》提到此役,也作“兩棠”。

(4)《兩棠之役》五種(篇題皆為后加),包括《兩棠之役》乙本、《楚分蔡器》、《司馬子有問于白炎》、《閻轂?先驅》甲本、《左司馬言》五種。《兩棠之役》乙本同上。《楚分蔡器》是記楚靈王(前540-前529年)敗蔡靈侯于呂(疑在前531年),命申成公取分蔡器。《司馬子有問于白炎》是記楚惠王(前488-前432年)時事。司馬子有即《左傳》哀公十六、十八年所見公孫寧(字子國)。《閻轂?先驅》甲本是記楚昭王二十一年(前495年)滅胡事。《左司馬言》是記楚惠王時事。

(5)《靈王既》,是記楚靈王事。

(6)《景平王問鄭壽》四種(篇題皆為后加),包括:《景平王問鄭壽》、《景平王命王子木(+石)城父》、《莊王既成》、《 于析遂》。《景平王問鄭壽》、《景平王命王子木(+石) 城父》是記楚平王(前528-前516年)時事。《莊王既成亡 》是記楚莊王時事。《于析遂》是記楚靈王即位(前540年)前后的事。

(7)《昭王故事兩種》(包括《昭王毀室》、《昭王+石 逃寶》兩章,篇題為后加),是記楚昭王(前515-前489年)時事。

(8)《閻轂?先驅》乙本(篇題為后加),同上甲本。

(9)《百占辭賞》(篇題為后加),是記楚昭王二十七年(前479年)白公之亂后的事。

(10)《王居蘇瀨之室》三種(篇題皆為后加),包括:《王居蘇瀨之室》、《葉公子高之子見令尹子春》、《謙恭淑德》,皆記楚惠王(前488-前432年)時事。

(11)《簡大王泊旱》(篇題為后加),是記楚簡王(前431-前408年)占卜事。

(12)《陳公治兵》(篇題為后加),“陳公”,不詳。案:楚滅陳,封穿封戌為陳公,為《左傳》昭公八年(前534年)事。此人當在其后。

(13)《范戊賤玉》(篇題為后加,分甲本、乙、丙、丁四本)。“范戊”,楚臣,于史無考

(二)晉國

《三之難》(篇題為后加),是記晉厲公(前580-前573年)時的三之難,事見《左傳》成公十七年(前574年)和《國語·晉語六》。

(三)齊國

(1)《景建納之》,內容分三部分,是記齊桓公(前685-前643年)時隰朋、鮑叔牙向齊桓公進諫,于史無考。

(2)《景公》,是記齊景公(前547-前490年)和楚康王(前559-前545年)時事。其中提到齊臣晏嬰、楚臣屈木(即屈建)、屈聘、叔百(即叔伯)和晉臣范武子、范文子。

(四)吳國

《吳命》,包括殘簡若干章。

(五)其他

(1)《昭王聽賽人之告》殘簡(篇題為后加),記楚昭王時事。

(2)《有所》殘簡(篇題為后加)。

(3)《寢尹曰》殘簡(篇題為后加)。

上述材料,其年代包括春秋中晚期和戰國早期,國別包括楚、晉、齊、吳,其中尤以楚事最詳。它們記錄的事件,年代最晚的到楚簡王時。它可以說明,出土這批竹簡的墓葬,年代最早的也就是楚聲王(前407-前402年)時。墓葬年代當在前400-前300年之間。33目前這部分資料尚未公布,待正式發表后再做詳細介紹。

 

庚、論語

出土簡本《論語》僅見一種,是1973年出土于河北定縣八角廊40號漢墓之中。該書共存竹簡620余枚,但殘損嚴重。全書大約有7576字,不足傳世本的二分之一。原無書題和篇題。其中保存字數最多的是《衛靈公》篇,存有694字,可達今本的百分之七十;保存最少的為《學而》篇,僅存20字。從所見簡本《論語》來看,其篇章分合、文句等與傳世本都有所不同。李學勤先生認為:竹簡本《論語》不會是《魯論》系統的本子,考慮到《古論》流傳不廣,他懷疑定縣漢簡本《論語》屬于《齊論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。34王素先生則認為:“簡本《論語》是一個比《張侯論》更早的融合本,這種融合本與《張侯論》相同,也是以《魯論》為底本,以《齊論》為校本。不同的是,簡本《論語》的章句保存《魯論》原貌更多,而《張侯論》的章句主要是根據《齊論》。簡本《論語》的章句與以《張侯論》為主體的今本《論語》的章句頗多差異,蓋源于此。西漢時代,不僅存在由《齊》轉《魯》的風氣,而且存在融合《齊》、《魯》的趨勢。在這種背景下,相信當時的《論語》傳習者曾經編撰過不少類似融合本。區別在于,張禹的《張侯論》是為成帝編撰,并幸運地流傳下來;而簡本《論語》是為中山懷王編撰,非常不幸地成為隨葬品。簡本《論語》的重新出土,使我們對西漢時代有關《齊》、《魯》的融合問題以及《張侯論》的性質問題有了新的認識。”35

 

辛、孝經

目前尚未發現。

 

壬、小學

目前已發現的簡牘小學類文獻,只有《蒼頡篇》和《急就章》。

1.阜陽漢簡《蒼頡篇》

阜陽漢簡《蒼頡篇》共存124枚殘簡,內容包括《蒼頡》、《爰歷》、《博學》三篇。出土時簡文殘損嚴重,現存541字。無書題。36簡文四字為句,有韻可尋。現存成句或不成句的不足200句,按漢代《蒼頡篇》825句計算,還不到全篇的四分之一。文中避秦王政諱。秦統一中國以后,《蒼頡》、《爰歷》、《博學》曾作為全國統一的教科書加以頒布,“漢興,閭里書師合《蒼頡》、《爰歷》、《博學》三篇,斷六十字為一章,凡五十五章,并為《蒼頡篇》”。37李學勤先生認為,“這是一部中國文字學上有很大意義的書,可惜久已佚失。古書中僅保存了零星幾句引文,敦煌、居延漢簡曾發現此書,也不過少數幾條。阜陽雙古堆竹簡《蒼頡篇》文字較多,而且有些文句和漢以后流傳的不同,很可能還是秦代的原貌。”

2.居延、敦煌漢簡中的《蒼頡篇》和《急就章》

敦煌、居延漢簡中也曾多次發現《蒼頡篇》殘文,1949年以前發現的見羅振玉、王國維的《流沙墜簡》、中國科學院考古所編的《居延漢簡》甲、乙編等書。1972-1976年間在居延甲渠候官(破城子)發現了4枚寫有《蒼頡篇》文字的簡;391979年在敦煌馬圈灣烽隧遺址中發現了2枚寫有《蒼頡篇》的內容;401977年在玉門花海漢代烽燧遺址中發現了3枚寫有《蒼頡篇》內容的木簡;41但以上這些簡文都比較破碎,有的也不成章句。1990-1992年間在敦煌懸泉置遺址也發現了《急就章》、《蒼頡篇》簡牘數枚,但目前這批材料尚未發表。

 

注釋:

①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對古書的反思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②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》中《帛書〈周易〉的卦序卦位》、《帛書〈周易〉的幾點研究》。

③④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帛書〈周易〉的幾點研究》。

⑤《上海博館藏戰國楚竹書》(一),上海古籍出版社;《郭店楚簡》,文物出版社;李零《簡帛書籍與學術源流》,三聯書店。

⑥胡平生、韓自強《阜陽漢簡〈詩經〉研究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。

(38)《李學勤集·新發現簡帛與秦漢文化史》,黑龍江教育出版社。

⑧《上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研究·〈詩論〉的體裁與作者》,上海世紀出版集團、上海書店。

⑨《郭店楚簡·唐虞之道》及裘錫圭案語,文物出版社;李零《郭店楚簡校讀記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。

(13)(37)漢書·藝文志》,中華書局。

(11)《漢書·河間獻王劉德傳》,中華書局。

(12)《論衡·正說篇》,中華書局。

(14)(15)《武威漢簡》,文物出版社。

(16)沈文淖《菿闇說禮·喪服傳脫文》,《中華文史論叢》1982年第2輯,上海古籍出版社;沈文淖《漢簡〈服傳〉考》(上、下),《文史》第24、25輯,中華書局;沈文淖《〈禮〉漢簡異文釋》,《文史》第33、35、36輯,中華書局。

(17)《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》(四),上海古籍出版社。

(18)陳松長《帛書史話》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。

(19)《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》(三),上海古籍出版社;《上博館藏戰國楚竹書研究·馬承源先生談上博簡》,上海世紀出版集團。

(20)李學勤《重寫學術史·郭店簡與〈樂記〉》,河北教育出版社。

(21)李零《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》第八講,三聯書店。

(22)《史記·六國年表》,中華書局。

(23)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云夢睡虎地秦簡概述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;《李學勤集·新發現簡帛與秦漢文化史》,黑龍江教育出版社。

(24)胡平生《阜陽漢簡〈年表〉整理札記》,《文物研究》1991年第7期,黃山書社。

(25)張春龍《慈利楚簡概述》,北京大學古代文明研究中心編《古代文明研究通訊》2000年9月,總第六期。

(26)(30)張政《〈春秋事語〉題解》,《文物》1977年第1期,文物出版社。

(27)《座談長沙馬王堆漢墓帛書》,《文物》1974年第9期,文物出版社。

(28)李學勤《簡帛鐵籍與學術史·〈春秋事語〉與〈左傳〉的流傳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(29)韓志強、韓朝《西漢汝陰侯二號木牘〈春秋事語〉章題及有關竹簡釋文》,2002年“中國秦漢史研究會第九屆年會暨國際學術討論會”論文。

(31)《馬王堆漢墓帛書》(肆),文物出版社。

(32)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對古書的反思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(33)李零《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》下篇《簡帛古書導讀二:史書類》,三聯書店。

(34)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八角廊儒書小議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(35)王素《河北定州出土西漢簡本〈論語〉性質新探》,《簡帛研究》第三輯,廣西教

育出版社。

(36)《阜陽漢簡〈蒼頡篇〉》、胡平生、韓志強《〈蒼頡篇〉的初步研究》,《文物》1983年第2期,文物出版社。

(39)《居延新簡·甲渠候官與第四燧》,中華書局。

(40)(41)《郭煌漢簡》,中華書局。

上一篇: 嗇夫再考
下一篇: 駢宇騫:出土簡帛書籍分類述略(六藝篇)(上)

本站承哈佛燕京學社資助    版權所有: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簡帛研究網站      您是本站的第 840786 位訪客
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  電話:0531-88364672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水果机怎么玩